”奈良鹿丸下意识头疼的摸摸头脑勺
作者:dede58来源:dede58.com时间:2019-08-05

  鹿代感觉自己几乎要崩溃了,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是自己想要去阻止两义,井阵才会跟上来的!

  鹿代和博人一路紧追着两义和月虹,直至跳上了通往火之国邻国的雷车。这是辆运输邻国货物,在两国之间来往的雷车,只在凌晨往返一趟。

  “是吗?他也会露出那种表情啊。”奈良鹿丸下意识头疼的摸摸头脑勺,看着与自己儿子自小一起长大的山中井阵,回答他:“如果他都露出那种认真的表情的话,那就一定是很重要的事了。”

  鹿丸发动忍术,脚下的影子以飞快的速度攻去。但来不及了,那人立马跃入黑暗的树林中,带着井阵飞快的离开了原地,消失在两人的视野。

  鹿代整个人愣住了,为什么井阵会在这里?还会成为白夜团的人质?难道说……蝶蝶已经……

  脱节的车厢一把撞在了路边的树上,巨大的作用力让整个车厢都被撞得不成形状。鹿代带着伤,跌跌撞撞的从车厢里带着博人走出,最后一个脱力倒在了地上,眼前一黑昏了过去:“井阵……两义……”

  两人立马转过身,蝶蝶转过头,只见那名忍者已经借助瞬身术闪到失去意识的井阵身边了:“……井阵!”

  两个小孩子的吵架可不是大人一句劝解就解决得了的,三个人的心机全部用于吵架和劝架这两件事情上,完全忽略了身后被绑成一团的白夜团成员,甚至没有注意到某个没有倒下的成员悄悄用手里剑割断了绳索。

  鹿代看着自己母亲,心里有些愧疚。下忍是不允许进行打斗的,但自己这次的确是冲动了,把井阵一起带了进来。

  如今车厢内没有货物,空阔到给鹿代感觉这像是在学院里的训练场训练一样。但其实并不然,他直直的看着面前和他个头差不多却被一身白夜团斗篷面具掩盖的男孩:“……两义。”

  两义的声音冷冷的响起,一枚系着起爆符的手里剑直接射在鹿代博人面前,鹿代一惊:“……糟了!”

  对此情况,博人不由得暗骂:“可恶,这样子根本没法向前了!鹿代,用起爆符试试!也许起爆符的火力可以多少抑制住这家伙的风雪。”

  七代目现在在紧急召开会议,所有下忍都停止任务,被各自的家人接回,予以安全保护。山中井野和佐井虽然收到巨大打击,但现在还在前线工作。

  少年皱了皱眉,睁开沉重的双眼,白炽灯的灯光让他有些恍惚,只见自己的母亲正站在自己身边:“……老妈。”

  “不行啊,博人!”鹿代想也不想立刻反驳:“起爆符威力太大,会伤到井阵的!“

  千钧一发之际,井阵一把推开了自己的队友。土流壁的巨大冲击直接性的击中少年的身体上,猛烈的后作力一把把井阵推出去。脊背撞上了身后的树干时,井阵似乎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前后两大重创直接让他痛的失去了意识。

  手鞠一愣,随后偏过头,她脸上为难的表情让鹿代感到不安。听手鞠说,鹿丸听到声响,带着医疗队和其他上忍中忍赶到时,那里只有受伤倒地的鹿代和博人。那辆运货的雷车在国境线附近停下,车上只找到了井阵随身携带的短刀,然后再无其他。

  井阵一如既往的发挥自己的毒舌功底:“听不懂也没关系的,胖子。因为以你的智商,听不懂也没人会怪罪你的。”

  “你还是来了,鹿代。”少年的嗓音有着一丝稚嫩,证明他和面前的追赶而来的博人鹿代年龄一般大,但语气却是异常的寒冷:“但是你来了能做什么呢?木叶军事的二世祖。”

  “对,没错。”两义毫不回避的回答:“打压强政,维护民主,保护更多的人……这就是白夜团。”

  “……都到此为止了。”而后走上车厢的另一位白夜团成员来到两义身后,手里剑架在鹿代自己熟悉的队友上:“小鬼们的侦探游戏结束了,乖乖老实点。”

  上忍?鹿代猛地想起自己父亲之前说过,为了防止白夜团硬闯国境线,今天会在国境线附近守着。也就是说,是自己的父亲赶到,并解决了白夜团,那个人才没有办法挟持了井阵吗

名人养生

饮食养生
  • 六个装备 雨 雷 虹 可以刷箱子出
  • 或40%甲基异硫磷50克加清水拌混
  • 葫芦岛专业非标自动化方案尽管该
热点关键词

Copyright © 2002-2017 梦想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