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上如今丛书原貌再版
作者:dede58来源:dede58.com时间:2019-08-11

  “漫说文化丛书”时隔30年再版,学者钱理群、陈平原、黄子平回忆了编选丛书的经历。再版丛书在每篇文章中放入二维码,识别后可听朗读版。科技改变了人们阅读的方式,但阅读方式的选择或许并不重要。在钱理群看来,不读书可能是现在最严重的问题。

  阅读蒙田随笔的过程中,《思想录》作者布莱士帕斯卡得到如下感悟:我在蒙田作品中看到的一切不是蒙田,而是我自己。这一句话,指出了随笔的某些核心特质。

  编选丛书时,三人“先拟定体例,划分专题,再分头选文”。专题分十类,题为《男男女女》《父父子子》《读书读书》《闲情乐事》《世故人情》《乡风市声》《说东道西》《生生死死》《佛佛道道》《神神鬼鬼》。据黄子平说,三人花费时间最多的便是讨论书名。他们试图用十个书名涵盖一些中国根本性的文化主题。

  “现在不读书可能不是孩子的问题,老师自己就不读书。中小学老师除了参考书之外不读别的,大学老师可能也不读书。不读书可能是现在最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你问我怎么解决我不知道,但是我跟很多老师提过一个看法,我说你可以在你可能的范围内做一点引导学生读书的事情,你引导一个算一个,你别想经过你的引导大家都读书,别做这个梦。但是你去引导,引导了,就会有人读书。”

  谈及文字与声音,钱理群说自己在北大最得意的一堂课就是朗读。“一次是北大开大一国文,有一堂课讲史铁生的《我与地坛》,我一上课就宣布今天不讲,我只朗读,我读完这个课就结束。而且我读的时候事先没有任何准备,完全凭我的感觉去读,读完之后学生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最有意思的是两个吉林大学的同学,专门跑来听钱理群的课,听完跟我说,老师你怎么这么上课!我这个人有气场,一下子把学生吸收到课里面,我一读,他们很容易进入。”不过,朗读要比默读花费的时间长,随着文章逐渐变长,默读逐渐成为主流阅读方式,且默读比朗读更易对文章进行深入理解。因此,在面对科技带来的改变时,选取哪种阅读方式还要根据个人需求而定。

  忆起当时的出版经历时,钱理群谈及序言中的一段曾无奈被删;此外,他和陈平原还提及丛书遭遇的一次“商业厄运”。当年,丛书中的一本签给香港一家出版社,不料书籍面目全非,编者煞费苦心的编排也被打乱。两次经历,加上如今丛书原貌再版,让钱理群感慨颇深:“它证明了外在时代的干预和毁誉都只是一时的,真正存留下来的还是书,还是文化、学术及其背后的精神。一切都如过眼烟云,唯有文化永存、学术永存、精神永存,这是我直到今天还坚定不移的信念。”

  出色的随笔作者记录下日常生活的体悟与认知,这些文字在面对读者时起到的作用就像镜子,借助这镜子,你更能看清自己。文章的价值,如蒙田的《论友谊》《论经验》等百多篇文字,并不因时间流逝而有所损。再者,散文、随笔之所以能给人上述感触,主要是因其真。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平原说:“比起小说、诗歌、戏剧来,散文更讲浑然天成,更难造假与敷衍,更依赖于作者的才情、悟性与意趣。”一语中的。

  三十年后丛书再版,三位忆起当年的编选经历,让我们得以窥见当时的文化氛围;而世事变迁,丛书承载的文化意义毫无减损,反在当下更显其价值。阅读丛书时,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关于散文、文化和阅读,我们需要思考的还很多。

  黄子平说:“为什么要读经典?就是在同时代人里你要碰到这些伟大的灵魂机遇很低,而且到某一个深度,学问的深度也好、思想的深度也好,你就会发现找不到可以交谈的人。中文系有一个说法叫做尚友古人,你在大学里头,非常幸运,有很好的同学、卓越的老师,但还是有局限。到了某一刻,只能尚友古人,跟过往时代伟大的灵魂交谈。”

  科技正改变着我们的阅读,听书的流行是非常典型的例子。再版丛书在每篇文章中放入二维码,识别后可听朗读版,此举自是顺应时代潮流,在陈平原看来,这也正和白话文的产生和特质相契。叶圣陶曾说:“作文,也叫写话。话怎么说,文章就怎么写。

名人养生

饮食养生
  • “这种解剖式’的检测方法
  • 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在人多的地方
  • 如果仅靠瞳术来对战的话
热点关键词

Copyright © 2002-2017 梦想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