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听穿林打叶声
作者:dede58来源:dede58.com时间:2019-08-08

  在手机和互联网普及的今天,在非洲西北部大西洋的西属加纳利群岛上,戈梅拉土著居民却始终保持着古老的交流方式——吹口哨。根据美联社2003年11月16日的报道,在那里,口哨是一种语言,戈梅拉人通过口哨进行交流。

  东晋《拾遗记》载:“因霄之国人皆善啸,大丈夫啸闻百里,妇人啸闻五十里,如笙竿之音,秋冬则声清高,春夏则声沉下,人舌尖处倒向喉内,亦有两舌重沓以爪徐徐刮之,则啸声逾远。”

  有学者认为,春秋时期,女子吹口哨是种常见的习惯,这种习惯风尚的形成,大概与当时的巫师用口哨招魂、祈雨和祭祀的巫术活动有关(陈四海《中国古代的口哨——啸》)。在祭祀仪式上,啸蒙上了神秘的巫觋色彩,用长啸为亡灵招魂,或祈天降雨。

  现代爱好口哨的名人政要数不胜数,罗斯福总统,威尔逊总统,飞行家宁伯,工业巨子亨利·福特和小洛克菲勒,科学泰斗爱因斯坦,政界宿将爱荷华州参议员威·E·波拉……

  唐代封演所撰《封氏闻见记》载:“天宝末,有峨眉山道士,姓陈,来游京邑,善长啸,能作雷鼓辟历之音。初则发声调畅,稍加散、越;须臾穹窿砰磕,雷鼓之音;忽复震骇,声如辟历,观者莫不倾悚。”其长啸出神入化,与孙登“动地”之啸不分仲伯,可谓大唐长啸第一高手。

  2500年前,戈梅拉人的祖先就开始以口哨进行交流。随着殖民者的入侵,戈梅拉人也学会了西班牙语,但仍有不少人保留着用口哨交流的习惯。这种“口哨语”由四个元音和四个辅音组成,不同的搭配和长短音变化,可组合出4000多个“词汇”,虽然听起来像鸟语,但其应用价值不可小觑。

  但不知何故,啸在魏晋之后的南北朝却寂然无闻,直到唐代才重新出现。唐永泰年间,大理寺评事孙广撰写的《啸旨》,是我国古代唯一一部论述啸的专著,对啸的发声技巧作了全面的论述,对啸之奏法和曲目作了详尽介绍。

  朱安·卡贝洛就是一位戈梅拉人,他从小就学“口哨语”,并能熟练地用这种“语言”和邻居“交谈”。他能把口哨吹得很响,三公里开外都能清晰地听到。他骄傲地表示:“我可以用口哨叫我的妻子,和我的孩子们谈话;在人群里走散了,我还能用口哨通知我的朋友我在哪里。总之,口哨的用处太大了。”

  语言文化专家们呼吁,“口哨语”应当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的“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从1999年起,专家们在当地办起了学校,请当地老人教14岁以下的孩子们学习“口哨语”,并吸引了3000多名儿童每周来这所学校上25分钟“口哨语”课。

  唐天宝三年(744),激愤于“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李白,长啸离开长安,随即写下了悲愤之作《梁甫吟》,起句即为“长啸梁甫吟,何时见阳春”。但挡不住他《游泰山》的那种“天门一长啸,万里清风来”的傲岸。

  由中国口哨协会、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广东省文联主办,广东省音乐家协会、佛山市南海区文联协办,南海区大沥镇文化站、羊城晚报娱乐部承办的“中国好哨音——‘大沥杯’首届中国口哨大赛”,群英荟萃,将于2014年5月23日-5月25日,在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都市剧场举行。

  南朝宋时期刘义庆编撰的《世说新语》载,谢安与孙绰、王羲之等人乘船出海游玩。突然“风起浪涌”,孙绰、王羲之等人神色惊慌,要求回去。唯有谢安游兴正盛,镇静自若、神态悠闲地“吟啸不言”,可见谢安之器量,足以镇服朝野。

  《诗经·白华》记

名人养生

饮食养生
  • “莫听穿林打叶声
  • 我已经找到了最简单的方法
  • 是哪个年代发明的
热点关键词

Copyright © 2002-2017 梦想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